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GSK“强余震”:外资药企集体遭突击调查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3日 21:57    文章来源:生物谷   点击量:

GSK(葛兰素史克)揭出的贿赂事件,正以极快的速度将其外资同行一个个拉入调查泥沼之中。一场商业贿赂的调查个案,或将触发外资药企在华集体遭遇整肃的行业大变局。

 

来自涉事公司内部和业界的传闻,弥漫着人人自危的情绪。7月16日,比利时优时比制药公司(UCB)、瑞士诺华制药两家企业的上海办事处分别有工商部门到访;19日,阿斯利康、辉瑞、拜耳、罗氏等多家知名药企也迎来工商部门的调查取证。调查范围还有可能进一步扩大。

 

其中,瑞士制药公司罗氏,也现身在与GSK一案高度关联的“上海临江国际旅行社”合作名单上。

 

“GSK一案涉事的临江旅行社目前正在接受调查,案情的复杂性出人意料。除了GSK之外,罗氏和其他几家药企正是其未曾公布的客户,拜耳可能也被牵涉其中。”7月22日,上述某家被调查外企的内部人士刘梦向记者透露,“如今罗氏也遭到了工商调查,并有总监被带去问话,一向”路数很野“的罗氏可能有大麻烦。”

 

当天,罗氏方面向记者证实与临江旅行社存在往来合作,但坚决否认遭工商调查,并且“罗氏绝不容忍任何违反合规的行为,无论是对于员工还是供应商。”

 

而辉瑞中国公关部向记者表示,公司目前没有受到相关政府部门关于商业贿赂的调查,也与临江旅行社不存在业务往来。诺华也回应表示,中国政府尚未就反腐败一事与公司进行联系,公司尚未受到相关调查。

 

众外资药企遭工商突查

 

刚刚过去的一周,上海市工商部门频频现身南京西路一带,这里密集排布着各大知名外资药企的在沪办事处。几乎是上午“突袭”A公司销售部后,刚得到消息、还来不及反应的B公司,下午就迎来了工商临检。

 

总部位于比利时的优时比(UCB)制药,是新一轮调查中首个承认受检的公司。这家在华业务涵盖优时比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和珠海许瓦兹制药有限公司的跨国企业已正式对外确认,其上海办事处接受了国家工商总局的合规调查。

 

刘梦告诉记者,来自公司内部的“噤声令”早已在GSK一事败露之后传播开来。彼此知根知底的各家企业似乎都有默契,尽可能不在本公司事件定性之前透露风声。“外资药企对外的一贯原则,都是不到最后一刻不会承认的。早前的GSK也是最后没有办法了才不得不承认。”

 

“尽管公司还未对外确认受检,但前一周上海工商部门确实对阿斯利康、拜耳和罗氏等几家药企销售部门进行了集中的调查取证。”刘梦透露,“工商部门目标非常明确,比如对阿斯利康的调查,便没有造访其研发部门所在的张江团队,而是直接进入其位于中信泰富广场的销售办事处。”

 

而全球前五大制药企业之一的罗氏制药中国公司,被调查的力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消息称,19日下午工商部门到访位于上海张江的罗氏中国总部,并请负责肿瘤药业务的上海罗氏制药有限公司事业部总监郭永协助调查。值得注意的是,郭永的履历表上有“GSK疫苗北区销售总监”的经历。

 

同样被传出调查消息的还有美国雅培制药和辉瑞制药。一张7月18日的《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秦淮分局询问通知书》在坊间流传甚广,上面显示,当地工商局要求辉瑞在22日上午协助了解其“办事处相关情况”。

 

除上海之外,北京、南京、武汉等多地工商,也均在过去一周采取了类似的调查行动。彻查的对象,似不局限于疑似行贿方的外资药企。一份名为《医疗卫生系统人员接受葛兰素史克自助外出情况调查表》的文件显示,对疑似受惠于企业的医务人员就外出事由、会议内容、出资单位及金额,也都进行详细调查。

 

罗氏“旅行社”业务曝光

 

根据公安部此前公布的消息,自2007年来GSK向超过700家旅行社及咨询公司转移了高达3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其中已经到案的“上海临江国际旅行社”除了与GSK中国有商业贿赂的暗箱合作外,其负责人透露还有其他五六家外资药企每年也与其存在上亿元的合作。

 

“罗氏便是临江旅行社的另一个客户。”刘梦告诉记者。

 

罗氏中国公关部对此并不讳言。“在罗氏既往合作的供应商中,包括上海临江旅行社。在该社因非法行为被控的消息曝光后,公司即刻决定中断和该旅行社的工作关系。”不过,公司并未就双方此前合作中是否存在违规操作一事回复记者。

 

随着GSK事件将存在多年的药企会展旅游链条彻底曝光之后,包括锦秋、康辉、中旅、商云会展等多家旅游、会展公司,也被列入疑似涉案的名单中。如今非常时期,绝大多数旅行社已无限期暂缓药企业务,在9月之前,大量医药类学术会议和市场活动都将推迟。

 

“事主”GSK首当其冲。有外资药企销售人员对外指出:药企销售已被要求清空邮箱,去医院例行拜访医生的时候也必须空手,不能带任何资料。

 

“GSK下个月一场关于肿瘤领域的学术研究者会就被临时取消了。这种会议本身面对医生开放,而目前这样的敏感阶段,医生本身也不会愿意出面参与。”刘梦透露,“不过GSK中国药品销量方面并未有太大波动,医生开处方主要还是根据药效,固定的销售份额受损不大。”

 

事实上,葛兰素史克中国区“行贿+受贿”的丑闻披露之后,事件的发展正变得越发微妙。22日,记者发现GSK公司名称一度成为“敏感词”,在相关搜索引擎无法检索。

 

不少业内声音纷纷表示,药企会展的停摆、药价松动的传言,以及更多涉案药企的披露,正让该事件成为外资药企在华长期“超国民待遇”的潜在拐点。

 

有关部门与GSK总部就此事达成的沟通磋商结果,对那些可能被新披露的药企在行贿处理的定夺上,将有着很强的参考意义。

 

近日,公安部负责人约见特意赴华的、GSK分管国际事务的总裁Abbas Hussain后,GSK方面做出多项承诺,其中最引发关注的便是行药品降价之实。

 

“计划通过调整运营模式,降低药品价格中的运营成本,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高质量的GSK公司药品。”Abbas Hussain指出。

 

在年内新版医保目录出炉前,如今遭调查的罗氏、GSK、拜耳等药价一直坚挺的外资企业,在华的定价策略或将面临相当的不确定性。(生物谷Bioon.com)

 
0
网站最终解释权归居家服务网所有
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街道冠城北园6-4-1A
联系电话:010-86196020
电子邮箱:tongxinxiangsui@163.com

网站维护:北京同心相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114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13号